文学时空

回来

时间:2017-12-07 10:32    来源:华大青年    作者:樊迪    点击:
我知道,那种感觉像是在黑夜的荒原上独自前行,你看得见火光,却不敢靠近。因为你一路装作带领千军万马赴一场宴,这场戏一旦被识破,就只能被黑夜吞没。所以你一路高歌,旁人以为你终于乐得其所,其实你是为自己壮行,强忍住,不敢回头。

兄长:

最后一次见你怕还是七年前的那次巧遇,时光荏苒,白驹过隙,也渐渐记不得你的眉目,你的笑音。你是向来不爱笑的,随他。他也是你向来不愿意笑对的,你们好像更习惯于以一种或是沉默或是怒喝的形式,来实现交流的意义。一晃多年,你们仍旧保持着旧日里那种即亲即敌的关系。所以即便父子血浓于水,你也不愿意回来,不愿意再睹溪城一成不变的模样,不愿意再忍受当年让你决意出走的委屈与怒意。


当年你的名字高高的列在那张红榜上,你却在旁人贺喜声中默默不语。我知道你意在戎马,不甘弱冠此生。可是,你也知道,有些事毕竟没有那么多的愿不愿意,你无力改变的,也只好默默承受。也是,似乎默默承受是我们这个家族血脉相承的一种秉性。理想落空,旁人不解,至亲的质疑和否定,这些渐渐地压得你喘不过气来,可你又是兄长有出身于这种家庭,你不能发声也不能言弃。更何况,你感受到,你的那些坚持和执着在他眼中是幼稚的甚至是可笑的,我能想象到,那时的你有多无力。他从不曾理解你,他也从不曾试着去理解你。于是你的满腔热血,因他一句话,心寒彻骨。当你要带着这些渐渐积攒起来的失望上路的时候,终于你做出了决定。兄长,所以你在那晚准备行李时已经下定决心没有归途了对吧?所以你在站台步步回头是因为你明白这趟旅程并非往返对吧?所以当年你注视我时目光似水,其实也是不忍弃下幼弟的对吧?


来信上说,你半生打拼,已然安稳,勿挂勿念。我不知道这十二个字背后有哪些心酸与汗泪,也不大了解你所言安稳会否是你当年眼中所谓的自由与适合。我只知道多年离散,像是一把刻刀,一番春秋便于心上多加一条刻痕,于你如此,于他亦是。我想,在你那么多没有睡意的清醒时刻,相隔千里,他或许也在彻夜难眠。你们互相挂念却又互相隔离,走过千山万水,那些恨似乎已然散尽,又似乎从未散尽。这似有似无的恨,让你多年难归,也让他日渐苍老憔悴。


回想七年前那次偶遇,异域相逢来得如此突然,却又如此自然。你望向我时,还是当年含笑的模样,不过青丝已渐渐让风雪染成白发。你告诉我,这一路走来谈不上坎坷也算不了平淡,安生立命罢了。你说你学会了顺从生活,明白了如何舍得。但不肖你说,我能看出来你看似温顺的背后是你这一路漫长的隐忍。我知道,那种感觉像是在黑夜的荒原上独自前行,你看得见火光,却不敢靠近。因为你一路装作带领千军万马赴一场宴,这场戏一旦被识破,就只能被黑夜吞没。所以你一路高歌,旁人以为你终于乐得其所,其实你是为自己壮行,强忍住,不敢回头。


所以,既然辛苦,既然难忘,既然多年后仍然难以割舍,那就回来吧。你们已经向对方付给了那么多的愧疚与不安,又何必碍于情面,不愿相见。其实他知道亏欠于你,只是不知道以何种最好的方式,不伤家主威仪,不损为父颜面地弥补你。你也知道他像山石一样生活了那么多年,让他舒表情深,未免太难。就当做这些年离散的光阴为你和他抵债,债清仇散恨消尽。所以,回来吧,看一眼这里的河山,忘掉那些陈年的旧事。


兄长,你不曾知道,其实你随他,像他,连如何宣泄深情的方式都一样。只不过你选择站在山那边,他驻足在山这边,你们互相喃喃低语,却因为隔着群山万壑,听不到声音。                                                                                         祝安好



编辑:范平昕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华青访谈
恽代英采访团:奔跑在采访、支...

近期推荐

最新发布

点击排行

书循书循

版权所有:共青团华中师范大学委员会 邮政编码:430079
 E-mail:ccnutw@qq.com  联系电话:027-67867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