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时空

情深总无言

时间:2018-01-18 16:02    来源:华大青年    作者:白若馨    点击:
从小到大,我总把人们口中的孝道看做道德束缚,总对常年在各地旅游的爷爷奶奶满不在乎,更总以为爸妈永远在壮年。我本以为我总不会像其他同学一样,在成人礼上化身哭包,谁曾想,那跑调的歌声一经响起,我的眼泪竟然不受控制的落下。

 

高考前夕的成人礼,大屏幕上放映着我们的爸妈和老师背着我们录的歌曲。

 

“时间都去哪儿了

 

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

 

生儿养女一辈子

 

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

 

从小到大,我总把人们口中的孝道看做道德束缚,总对常年在各地旅游的爷爷奶奶满不在乎,更总以为爸妈永远在壮年。我本以为我总不会像其他同学一样,在成人礼上化身哭包,谁曾想,那跑调的歌声一经响起,我的眼泪竟然不受控制的落下,当时想,真丢人,可日后每每想起,总还是会鼻酸。

 

“周日忙啥呢?这月钱够花么?”

 

“天气冷了,要记得多加点衣服,不能着凉!”

 

“一定要注意腿部保暖,秋裤千万不能省。”

 

“你每天吃了什么要记住,千万别吃带馅儿的,加工肉食也别吃!切记!切记!”

 

“有病一定要及时看医生吃药,按时吃饭,按时作息。”

 

然而鼻酸归鼻酸,我才不会让他们知道,那多不好意思。刷剧看小说之余,终于看了看微信里积压的信息。爹总关心钱够不够,大概是小时候随口埋怨过的话依然被他记着。老妈寄来的衣服总是又肥又厚,我从来不穿。奶奶爷爷总爱转载一些朋友圈里的骗人信息……这些,我总是统统回复一句“知道了”了事。

 

晚上总能在楼道里看到同学操着家乡话打电话,不用看也知道,笑着,但鼻头微微红了。各地方言我听不大懂,却总能听到一句:“我挺好的。”每每路过,便会想起柜子底那些棉衣、手机里那些信息还有永远听到会鼻酸的那首歌。想不到曾经总拿跑调嘲笑老妈的我,现在却再也听不得她唱过的歌。

 

很快就要放假了,我开始着手买票。却看到一则新闻:八旬独居老人中秋节离世,遗体2月后才被发现。老人留下了一封遗书,字体俊逸,铅笔打格,十分用心。

 

“小青,我于昨晚(农历八月十五)走了,走时心如止水。这世道无论达官贵人与无名小卒均相互尔虞我诈,令人可怕,好在这大千世界很公正,人人都是匆匆过客无一幸免。

 

当你接到通知回来办丧事,首先将床头柜中钥匙放在身上,再让小根放水拖干净地面浮灰(不能扫),而后用湿抹布擦去桌椅凳上的灰尘,开窗通风才不会染病。

 

最后打开橱柜和抽屉整理东西……

 

遗体速火化,一切从俭。

 

如果有一天,爸妈不再发消息问我饱暖、爷爷奶奶不再转载推送,我能否及时发现?如果有一天,我永远的离开了他们,我是否能让他们了无遗憾?

 

昨天 时间都去哪了

 

今天 时间也还在

 

明天 我们还剩下多少的时间

 

小时候我曾跟爹开玩笑。

 

“老爹,你看,傅红雪、李坏都是爹不在娘不疼,杨过、郭靖都是遗腹子,看来想要成就一番事业,必当无父无母,孑然一身。”

 

“傅红雪陷于仇恨,一生孤寂。李坏选择逃避,一生无奈。杨过懂得感恩,一生潇洒。郭靖勇于承担,一生无愧。你这都没看出来?去!回去把书再读一遍!”

 

 

编辑:范平昕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华青访谈
恽代英采访团:奔跑在采访、支...

近期推荐

最新发布

点击排行

书循书循

版权所有:共青团华中师范大学委员会 邮政编码:430079
 E-mail:ccnutw@qq.com  联系电话:027-67867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