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青访谈

王祉怡:永不“祉”步 “怡”于拼搏 “王”者归来

时间:2018-10-24 13:25    来源:华大青年    作者:林嘉妍 杜雪莹    点击:
2018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羽毛球女子单打决赛中,18岁的王祉怡代表国家出赛,对阵大赛经验丰富的马来西亚选手吴堇溦。王祉怡以21比16斩下第一局后,第二局以13比21被追平比分,在决胜局中,王祉怡以19-21的微弱差距获得银牌。


10月13日,华中地区已经入秋,凌晨时分15度的气温冻得未眠的人要多裹几件衣服御寒。此时,王雄来蹑手蹑脚地离开被窝,尽量减小动作幅度以免吵醒妻子。尔后,他打开了电视。电视上,女儿王祉怡的羽毛球比赛即将开始。

 

2018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羽毛球女子单打决赛中,18岁的王祉怡代表国家出赛,对阵大赛经验丰富的马来西亚选手吴堇溦。王祉怡以21比16斩下第一局后,第二局以13比21被追平比分,在决胜局中,王祉怡以19-21的微弱差距获得银牌。

 

“失落肯定是会有的”,王祉怡评价自己在决赛中的表现中说:“但是收获也很大。”她在朋友圈中写道:“虽有遗憾,但不气馁,仍需努力。”

 

爸爸王雄来在下面的评价虽短,却饱含对女儿的心意:“臭小子,永不‘祉’步,‘怡’于拼搏,最终目标就是:‘王’者归来!”

 

“就是喜欢打球”


父亲王雄来即使口头上将王祉怡叫做“臭小子”,但和大多数父母一样,希望女儿学学琴棋书画,日后是个舞文弄墨的淑女。还在王祉怡幼儿园时期,父母便为她报了舞蹈班。

 

“她在舞蹈方面的确是没有兴趣,跳了一年就不跳了。”母亲谭英回忆说。当提起学舞蹈这件事时,王祉怡忍不住笑了起来,用手拨了拨额前刘海来掩饰困窘。与练舞半途而废截然不同的是,王祉怡从六岁第一次握起羽毛球拍后,就再没撒过手。

 

2006年,王雄来和同事打羽毛球时,捎上了只有六岁的王祉怡。同事无意间让王祉怡学羽毛球的建议,让王雄来动了心,“她小时候身体比较弱,爱生病,所以我们就想锻炼一下她。”父亲的这一下的动念,为王祉怡的运动员生涯埋下了伏笔。

 

即便很多年过去,谭英提起女儿最初学羽毛球的样子仍然记忆犹新,“她练球特别认真,别人家的小孩被监督着都不好好训练,而我每次把王祉怡送到训练场就去上班了。但她很自觉地练着,别的家长都夸她。”

 

她的启蒙教练张倩也开始留意到这个显示出羽毛球天资、训练认真刻苦的小女孩,默默认定了这是个打羽毛球的好苗子。在纯粹出于爱好而打球的小学阶段,教练的鼓励让王祉怡克服了偶有的气馁和摇摆。


王祉怡十岁生日

 

分岔路口在十岁出现。那年,王祉怡参加了在荆门举办的省运会。上天没有亏待有心人,在许下“我要成为奥运冠军”生日愿望的同年,王祉怡在省运会中一下斩获团队、女双、女单三个冠军。

 

与荣耀一同到来的是关乎前途的抉择。究竟是参加省队训练离开小学,还是秉着一直班级前三的冲劲继续读书?谭英至今依然记得当时的纠结,“一个女孩子走体育这条路多辛苦啊,她又是独生女,当时我实在舍不得。”

 

但父亲的支持稳稳地推了王祉怡一把,“女儿打得出成绩,她又很热爱这件事情,那我一定是支持她的。”

 

而今已然成为华中师范大学体育学院2017级本科生的王祉怡在被问到当时于岔路口作出抉择的心境时,口吻却比父母轻松得多:“就是喜欢打球啊,那个时候真的没有想很多,没有很具体地想到要成为运动员之类的。单纯觉得打球很好玩哈哈。”


王祉怡与家人

 

 

“一边哭一边说留下来”

纯粹出于兴趣,对未来没有太多设想的王祉怡就这样进入了湖北省羽毛球队。提及起最初的日子,王祉怡沉默片刻,选择的形容词是“有点艰难”

 

谭英想起女儿深夜哭着给自己打电话的日子,仍然觉得很心疼。那个时候的王祉怡因为年纪小,在人际关系处理和独立生活上碰壁,不止一次在电话里哭着说要回家。

 

“我开始的确不太支持她走体育这条路,觉得太辛苦了。我就和她说回家就回家吧,现在回来读文化课也来得及。但她后来自己又在电话里说要留下来,一边哭一边说留下来。”

 

“是挺辛苦的,”面对进一步的提问时,王祉怡简单地笑了笑,“其实我也不太记得了,我记性不太好。”

 

“记性不好的王祉怡没有提起14岁的挫折。2014年,结束国家青年队集训的王祉怡被查出疲劳性骨折,赴京就医后又回到武汉进行治疗。面对这场不小的伤病,谭英专门请假一个月,和王祉怡借住在亲戚家中,每日奔波。

 

一路的漂亮成绩似乎被摁下了暂停键,王祉怡的沉默没藏住她的担心,这让一直坚定支持女儿打球的王雄来心里很不好受。他只能安慰女儿“坚持理疗就能恢复”。虽然王祉怡没有说太多负面的话,但看着女儿的表情,夫妻两人明白女儿很伤心、压力很大。

 

谭英出于工作原因,在陪伴女儿一个月后不得不回到荆州。王祉怡便一个人在医院和奥体中心来回跑。每日搭乘公交、地铁、出租车,一趟下来得五六个小时。在医院排完长队进行治疗后,王祉怡再一个人坐出租车回奥体中心进行简单训练。奥体中心在郊外,而湖北的冬天天又黑得早,这让谭英难以安心,“我让她打出租车的时候和我通话,好让我随时知道她是否安全,让我这做妈妈的也放心。”

 

积极的治疗和努力保持的乐观心态,让王祉怡顺利地迈过了这个坎,训练重新踏上了正轨。提到王祉怡时,执教她多年的教练魏轶力表示:“她比任何人都要刻苦,而且打球很聪明。”就这样,凭着天赋和韧劲,王祉怡于2015年顺利进入国家羽毛球队。


2018年陵水大师赛

 

 

国羽小花登上世界羽坛


王爸爸在八岁开始为王祉怡定下的三个台阶,其中两个她都抢先完成了——“12岁进省队,16岁进国家队,20岁打奥运会”。而第三个台阶,王祉怡正在蓄力迈步。

 

2017年起,她开始代表中国参赛,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磨砺后,慢慢找到了自己在国际大赛中的节奏。

 

2017年11月,韩国羽毛球青年挑战赛,王祉怡战胜队友魏雅欣摘得金牌。

次年4月,在马来西亚羽毛球国际挑战赛上,王祉怡击败东道主球员李盈盈夺冠。

同年7月,印尼羽毛球亚洲青年锦标赛。这枚国羽小花又战胜队周萌,夺得亚青赛女单冠军。

 

一系列漂亮战绩让中国乃至世界体坛开始关注这位湖北姑娘,关于她的报道渐渐多了起来。10月10日,在青奥赛决赛前,世界羽联官网发表报道《王祉怡全胜晋级——2018青奥会》,以“青年世界排名第一的选手”来称呼王祉怡。

 

刚成年的王祉怡对外界的赞誉表现得很平静:“人都是起起伏伏的,今年成绩好的一个原因也是因为一直在参加青年赛。还是不要让这些评价影响到自己。”

 

王雄来没有吝啬对女儿的表扬,但一如既往地督促女儿稳住气。一条朋友圈,父亲的深意令人动容——“丫头,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请时刻铭记:球场上高调打球,球场外低调做人。衷心祝愿你早日达到人球合一的境界!”

 

至于被问到女儿比赛前父亲会做些什么资以鼓励的时候,王雄来说自己只会简单地说句加油,但谭英在一旁却有些嗔怪,“我都让他不要和祉怡说太多,免得女儿紧张。”即使王祉怡已然取得许多成就,但仍和女儿开始练球的那一刻一样,父母对于输赢,更在意女儿的健康状况、喜怒哀乐。

 

王祉怡与队友们

 

在采访的最后,面对记者希望她提供个人照片的请求,王祉怡开心地笑着说:“自拍照可是很多啦!”那一刻,王祉怡似乎与“训练多年的羽毛球员”这个标签稍稍分离:她在采访途中为记者展示了随她“出征”的乌龟毛绒玩具、提到了自己喜欢看《极限挑战》、日常不用训练时和队友们一起“吃鸡”……

 

但话题依然与羽毛球难以割离。话题回到11月即将在加拿大举办的世青赛时,王祉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不自觉又流露了出来,“很想和高手打比赛,看看差距在哪里。”

 

10月22日,王祉怡飞往福建集训,为世青赛作准备。羽坛正注目这枚国羽小花的新变化,正如她所言:“希望在青奥会之后,自己能从一个新的起点出发。期待未来的自己。


(见习记者/林嘉妍 杜雪莹)

 

编辑:黄镓慧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华青访谈
恽代英采访团:奔跑在采访、支...

最新发布

点击排行

书循书循

版权所有:共青团华中师范大学委员会 邮政编码:430079
 E-mail:ccnutw@qq.com  联系电话:027-67867625